东方体育 / 击剑 / 正文

是“田忌赛马”还是“百花齐放”?

2019-08-16 07:12  广州日报

是“田忌赛马”还是“百花齐放”?

社会俱乐部组选手在二青会击剑比赛中。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孙嘉晖 摄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孙嘉晖

8月15日,第二届全国青年运动会在山西继续鏖战,昔日鲜有在全国综合性运动会上有所表现的东道主,从开幕至今已经有超过250枚金牌入账,如果二青会设立金牌榜,他们肯定独占鳌头,令人刮目相看。与之相应的是,昔日综合性运动会“霸主”山东代表团则在二青会遭遇“滑铁卢”,目前金牌总数甚至无法跻身十强,此情此景令人唏嘘。究其原因,二青会采用了开放式的报名办法,分为体校组和社会俱乐部组,让东道主有了充分发挥的空间。

二青会指明变革方向?

记者在采访中听到两种声音,一种认为,有个别队伍采用“田忌赛马”的方式,体校专业队员报名出战社会组比赛,披金戴银自然易如反掌;而另一种则表示,社会俱乐部组的设立,让参加业余训练的学子有了在全国综合性运动会舞台上展露风采的机会。

毫无疑问,第二届全国青年运动会吹响了体育改革的号角。全运会、城运会(全国青运会前身)等综合性运动会,始终坚持以在体育系统注册过的运动员为主题,从未对社会开放。而第二届全国青年运动会则做出重大调整,不仅首次将夏冬季奥运会项目放在同一届综合性运动会上举办,增设了中国传统的体育项目龙舟、中国式摔跤等,还开创性地增设了社会俱乐部组别,赛会面向所有“00后”开放,他们可以参加51个大项、629个小项的比赛。如此一来,二青会的规模也比上届翻了6倍,成为世界上最大规模的运动会。

据了解,二青会竞赛项目改革方案于去年8月出炉,全国各地反应不一,江苏省体育局专门出台“组织参加社会俱乐部组比赛”管理办法,安排了800万元的专项经费。部分地区还准备了丰厚的奖金,激励选手争创佳绩。在奖励机制的刺激下,各代表团从报名开始,就分出了高低上下,这也为二青会金牌走势分化埋下了伏笔。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