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为家》:同情是世界上最虚伪的东西吗?

2019-05-16 01:49  菩提之恶花

《何以为家》:同情是世界上最虚伪的东西吗?

绘画:Osamu.Obi

我们根本就生活在一个悲剧的时代,因此我们不愿惊惶。大灾难已经来临,我们处于废墟之中,我们开始建立一些新的小小的栖息地,怀抱一些新的微小的希望。这是一种颇为艰难的工作。现在没有一条通向未来的康庄大道,但是我们却迂回前进,或攀援障碍而过。不管天翻地覆,我们都得生活。

by劳伦斯

《何以为家》:同情是世界上最虚伪的东西吗?

《迦百农》:同情是世界上最虚伪的东西吗?

相对于内地中了鸡汤蛊的译名《何以为家》,更喜欢译为《迦百农》的意味深长。迦百农原是圣经中的圣地,曾是耶稣开始传道之地,今时已为废墟。比较法文与英文的混乱不堪意思,原来神迹的圣地,照样是人间地狱。

中东是个充满欲望的怪胎,每个为之杀戮不断的人和民族,乃至国别都有正大光明堂而皇之的借口。其实特殊地理位置与鸡生蛋蛋生鸡的宗教,都不可能永远战火不断,只有富庶源源不竭的石油,让其成为怀璧其罪的匹夫。

影片开始,大概十二、三岁的少年赞恩就是个伤痕累累的被成熟模式。值得玩味的是中国版的一句宣传语,“我要控告我的父母,因为他们生下了我”,一副别人家孩子,不嫌事大的口吻。

《何以为家》:同情是世界上最虚伪的东西吗?

成人世界的政治波折,说起来就是经济军事强权。男主一家人为了避祸叙利亚战争,苟活于黎巴嫩贫民窟狭窄的一间屋。男主除了正常的小工、临时工,无休无止的忙碌,另外还想做保护妹妹的“大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