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体育 / 曹赟定 / 正文

根宝的孩子 | 告别轻狂放纵的自己,30岁的战怡麟要拼最后一把

2019-01-14 09:14  新闻晨报体育

在刚过去的赛季中,上港中超夺冠,队中国内主力球员几乎全部出自东亚,他们是坚持到最后的那批人。在东亚队从中乙一步步向上攀升的过程中,根宝的很多孩子离开了,有些出于主动,有些则是被迫。他们中有人此后在中超踢得风生水起,有的则已彻底离开足球。我们将陆续讲述那些从东亚离开的球员的故事,同时也是他们的一段人生。光阴逝去,留下的是唏嘘和感悟。

今天我们继续为您推出“根宝的孩子”系列,战怡麟。

根宝的孩子 | 告别轻狂放纵的自己,30岁的战怡麟要拼最后一把

战怡麟:“我找过百度的人问,以前那些报道可以删掉哇?”

Aki(战怡麟太太):“这有什么好删的?这是激励你前进的东西!”

战怡麟:“不是啊,以后小孩看到怎么办?人家翻出来给他看,说你爸怎么这副样子的啦。如果有可能我还是想删掉,我怕影响他以后的成长。”

Aki:“那你就争取好好表现,如果现在开始有正面的报道了,就把以前那些黑历史都盖过了。”

正文6478字,深度阅读约需14分钟

大半年前,战怡麟让人在自己左手手背上纹了一张电影《自杀小分队》里“小丑”的嘴巴,他说,自己是为了进球以后用来配合做庆祝动作。“就像这样,”桌子对面的他将四根手指并拢贴到自己的鼻子下面,大拇指向另一边张开。我们眼前于是出现了一张巨大的咧开的嘴,它可以被理解成一个笑容,一个涵盖了自信、轻蔑、挑衅、瓦解一切既定秩序的决心等无限意味的笑容。

根宝的孩子 | 告别轻狂放纵的自己,30岁的战怡麟要拼最后一把

“小丑”这个角色是他精神世界里的理想人物。

“他是一个自由主义者,我是这么理解的。”战怡麟说,“他无所不能,无所畏惧,没有人可以阻止他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去自己想去的任何地方。甚至没有人能让他死,这就更厉害了。他是我一直想成为的人,我想拥有他身上那种无敌的自信。”

电影的结尾,经历生死时刻的“小丑”紧紧抱住“小丑女”对她说,“我们回家吧。”这一段战怡麟反反复复看了很多遍,“这种男人老帅了。”他想:真正的帅不是耍出来的,而是对自己的生命负责,也对自己所爱的人负责。

一个男孩要走过多少路,犯过多少错才能成长为一个真正的男人?战怡麟只知道,到自己悟出上面这一点为止,已经付出了比别人更多更惨痛的代价。

人一下子瘫掉了

他把“小丑”的嘴巴纹在手上,最重要的一层意思是——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失落的样子,如果可以,他愿意一直以微笑示人。“因为喜欢我的人看到我失落会难过,质疑我的人看到我失落会在心里偷笑。所以不管我失败或者成功,都想保持微笑去面对一切。”

很难,战怡麟明白,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一个人可以笑对一切成败得失,也就接近成佛了,至少他自己还远没有修炼到这个份上。上个月U23联赛决赛后,他直接就哭了。“我被换下去的时候还是1比0领先的,我还在替补席上拿个矿泉水瓶子练捧杯的姿势。”因为如果申花夺冠,应该是由作为队长的他去领冠军奖杯的。

根宝的孩子 | 告别轻狂放纵的自己,30岁的战怡麟要拼最后一把

“没练几下,被人家进球了,这时候都补时了,我人一下子瘫掉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