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走读学球的日子

2018-05-16 17:38:20  乒乓世界

小学的时候,我还是个走读生,每天下午四点半放学,总会有人来接我,前几年是爷爷,后来是姐姐。如果有一天他们稍稍晚了几分钟出现,我就会忐忑不安地一个人站在学校门口,一边等一边想他们是不是不要我了。

四点半,自行车载我回家,十来分钟的路程。到家会有做好的晚餐,通常都会有一条平鱼,我会先吃掉正面。

你也许会问,你这么早就吃晚饭吗?

是的,我说,因为五点半就要训练了。

在家匆匆吃完饭,就要去在另一个方向的少年宫了。

五点半,我会准时抵达少年宫。从大门进来,乒乓球馆在最里面,一开始在地下室。那时是一个很美很高的女教练带我们,她是打右手直板单面反胶的,以前北京队的。可我不知道为什么,从第一次去(好像是一年级吧)就坚持要用横拍握法。其实一开始我学的可慢了,尤其是跟别的小男孩比。那时候一礼拜我好像只去两天而已,而且在那个阶段还经历了非典。印象中学校先停课了,但训练没停,所以我还戴着口罩去球馆,一直到有一天训练也停了。

后来男教练从日本回来了,他是女教练的老公,两个人没有孩子,但现在看他们的朋友圈还觉得很幸福。男教练是左手横拍正手正胶反手反胶,好像以前是国家二队的,后来去日本教球了。

插个题外话,2014年我去马格德堡看德国公开赛的时候拍了几张照片,发了个朋友圈,男教练评论说,看图四背影好像是他的学生岸川圣也。结果真的是他。

那时候,男教练说要办长训班,就是每天都去训练的那种,问我家长要不要让我参加。一开始他们没让我没去,大概是怕太耽误时间吧,毕竟没打算走这条路,我也不是那块料。但其实我内心是非常渴望的,因为打球的时光总是快乐而短暂的。后来因为家里出了一些变故,家人反而支持我去参加长训了。所以我最终还是成为了长训班的一员。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