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牌背后的感叹,要难度更要有后备人才

2018-02-14 12:02:57 大辽网

 银牌背后的感叹,要难度更要有后备人才

银牌背后的感叹,要难度更要有后备人才

担任过8年中国单板滑雪队总教练的著名冰雪专家王石安教授形容自己有点儿“小激动”,不仅是因为刘佳宇摘得银牌的过程令人心潮起伏,更是因为想到了单板U型槽在国内十几年从零开始的发展历程和未来该怎样提高的前景。

“美国是这个项目的发源地,美国队这些女孩真是世界最高水平,事实上她们也是在享受比赛,你看那个失误的运动员,第一个动作就上转体1080度,摔就摔了没关系,虽然三轮比赛冲击难度全部失败,但是这种精神真是让人佩服。”王石安教授的第一个感叹,就是国外高水平运动员已经发展到“自由王国”的水平。

的确如此,像克洛伊·金连续完成最高难度动作的水平,基本无人企及,只要她站住了,冠军就不会有悬念,所以对刘佳宇她们来说,从第一轮比赛开始,目标就是冲击这枚金牌。

“刘佳宇的特点,在于她飞得比较高,动作比较飘逸,滞空时间比较长,给裁判留下了比较好的印象。但事实上,她的第一套动作和2010年冬奥会比赛时的动作一模一样,两个720度加两个540度,第二套动作里增加了一个900度。2010年时我们运动员也能做出900度,只不过完成质量一般,现在刘佳宇1080度也没有完成,所以说,我们运动员技术动作难度提高并不大。”这是王石安教授的第二个感叹。

为什么王石安一再强调“难度”这个关键词呢?因为在单板U型槽比赛中,裁判评分一看飞起高度,再看空翻转体的难度,然后就是难度动作的多样性。难度,是这个项目的立身之本。

2003年6月,体育总局开始立项,派教练去日本学习,2006年,都灵冬奥会上就出现了中国队员的身影。“当时引进项目的时候,国内雪场上根本看不到单板,总局选项思维还是比较超前的,抓住了中国队员小巧灵的特点,而我们在初期训练阶段也清晰地抓住了这个项目的规律特点。”王石安回忆说,“在日本训练的时候,教练员来自不同的冰上雪上项目,晚上回来,我拿日本的教材组织大家一起学习,应该说是为中国U型槽普及和发展,开始奠定理论基础。”

仅仅6年时间,单板U型槽从零开始获得冬奥会女子第四和第七,这是这个项目在中国发展的第一阶段。“刘佳宇参加了三届冬奥会,从第四、第九,再到第二,银牌难得,周期太长了,也必须看到,这个项目的发展有一个四年的停滞和后退期,这是实情。这场决赛,转体1080度的难度动作至少有4到5人都已经熟练掌握了,但中国运动员还没能在大赛中展现出来,从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到平昌冬奥会,8年的时间,我们的最高难度动作仅是从720度提高到900度,我心里其实是有些惆怅的。”这是王石安教授的第三个感叹,“按照十五年磨一剑的速度来看,面向2022年北京冬奥会,我们还是有些来不及,任重道远,因为刘佳宇、蔡雨桐她们已经坚持十几年了,后备人才的培养是重中之重,必须把项目规律特点再抓得清晰一些,这样才能保证年轻运动员快速提高。”

 

加载更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