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森猝死奥运会赛场,引发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持久“战争”

2017-12-08 14:54:54 调伏自心

众所周知,运动员服用兴奋剂不仅会直接危害身心健康,也严重违反了诚实公平的体育道德。然而,在1960年詹森猝死奥运赛场之前,兴奋剂并不在奥运会等国际赛事的禁用药物名单之列,服用兴奋剂反而是一种不成文的潜规则。此后的几十年,兴奋剂问题越来越受到重视,但“嗑药”现象仍久禁不止,反兴奋剂这场没有硝烟的特殊“战争”还远远没有结束。

詹森猝死奥运会赛场,引发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持久“战争”

从1865年开始,各种体育比赛中选手服用兴奋剂的新闻就见诸报端。比如,在1904年圣路易斯奥运会上,马拉松选手托马斯·希克斯在比赛中明显体力不支,一直跟随他的教练给他注射了一针“士的宁”,并让他喝下一大杯威士忌后,立即精神焕发。最终,希克斯获得了冠军。当时的官方报道还得意地说:“这次马拉松比赛从医学角度充分证明了药物的重要性!”

詹森猝死奥运会赛场,引发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持久“战争”

在1960年以前,体育界对于兴奋剂的使用,是非常包容,甚至是放纵的。1908年的伦敦奥运会上,意大利马拉松运动员多兰多·彼得里跑到终点后虚脱倒地。经检查,多兰多赛前服用了士的宁。但在第二天,多兰多仍因“顽强拼搏”被授予“英雄”称号。

在那个年代,使用兴奋剂是半公开,运动员“嗑药”现象非常普遍,几乎每届奥运会都有“运动员公寓出现兴奋剂瓶子”的报道。有人就说:“如果用当前的标准来衡量,1960年代之前的奥运会没一个干净的。”

詹森猝死奥运会赛场,引发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持久“战争”

直到1960年罗马奥运会中,23岁的丹麦自行车选手克努德·埃尼马克·詹森猝死在赛道中,才给体育界敲响了一记警钟。1960年8月26日,罗马的气温达到了34℃。詹森参加的是100公里团体自行车比赛,在离终点还有13公里时,詹森一头栽倒,头骨受到严重损伤,被送到医院后不久就去世了。尸检表明,在比赛前他服用了苯丙胺和酒精的混合物。医生认为,这些药物麻醉了他的神经,使他在烈日下失去对身体的控制,从而导致悲剧发生。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