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丰:从菜鸟到红色雪道,滑雪那些事儿

2017-12-03 10:36:15 三联生活周刊

从一名菜鸟,到最终可以在红道上驰骋,我体验到了滑雪这项被称为“白色鸦片”的运动的魅力。

“连滚带爬”的第一次

很久很久以来,滑雪在我似乎都是一项令人神往却有些遥不可及的运动。

最初接触滑雪,是有一年冬天,应长影厂的韩志君厂长之邀,去长春修改电影剧本《情人假日酒店》,也就跟朋友们一起去了当地的滑雪场,牛刀小试了一次。现在回想,那个20年前的雪场是比较初级的,除了志君厂长的简单指导,我没有受过任何滑雪训练。然后,就是在几乎平川般的雪道上滑了那么一会儿,也连同那一趟电影之旅结下的友谊一道,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回忆和对冰雪的无限留恋。

真正开始学习滑雪,是孩子们上二年级的时候,二宝学校组织去滑雪。两个孩子的学校每年都要组织滑雪度假,大宝的男校通常是老师带领学生去,而二宝所在的女校则是家长参与的亲子度假。学校网站和校刊上登载的学生们滑雪假期拍回来的生动活泼的照片,在这一年忽然唤醒了我心底沉睡多年的对冰雪的神往,孩子们更是跃跃欲试。以前一直没有勇气尝试这项运动,主要是因为之前孩子们还小,也是因为陌生,不知道从何开始。滑雪作为一项休闲运动,在英国既普及又小众。说它普及,英国人口总计6000万,每年滑雪度假的人大约在100万左右,看看每年机场人头攒动的滑雪客也不难有直接的感性认识;说它小众,一个原因是,滑雪的人往往总是那些人,“热闹总是那些人的”。没有跨越这道门槛的家庭,总是在风景之外。

姜丰:从菜鸟到红色雪道,滑雪那些事儿

孩子学习滑雪因为体重轻、个子矮且无所畏惧而有着天然优势。大宝二宝从6岁生日开始学习滑雪,4年后已经可以尝试难度最高的黑色雪道,老爸老妈只能从低一级的红色雪道下来会合(姜丰 供图)

2月是欧洲一年当中滑雪的最佳季节。2月中旬学校有为期一周的期中假,也顺理成章地成为欧洲大部分滑雪度假胜地一年里最繁忙、也最昂贵的一周。学校组织者承揽的事情很多,包括:伦敦到法国度假地的往返机票;机场到下榻木屋的交通(滑雪度假村通常在山区,距离机场大多需要几个小时的车程,很多是冰雪覆盖的盘山道,并且不是所有地方都有很便利的公共交通);为期一周的滑雪度假村的通行证;包括直升机救援在内的保险;租借全套滑雪设备(滑雪板、滑雪靴子、雪杖和头盔);六个半天的滑雪课(一个家庭配一个教练);七天的食宿。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