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情降级的冠军 无痕:还没到最绝望的时刻

2017-11-15 10:31:54 王者荣耀官网

撰文:徐思佳

2017年11月9日,20岁的祝昊运不会忘记这一天。这个曾经和他一起创造过奇迹,攀登过顶峰的战队成为KPL秋季赛第一支提前宣告降级的队伍。 赛场上,激昂的音乐渐入终章,无痕第一个从选手席站了起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把双手深深地揣进裤兜,径直走下场,落寞的背影和坚决的脚步,好似沙场上战败的大将军。 “无痕不打了”,“无痕将回到大学继续读书”,“无痕要离开了”……不过两天,关于无痕的流言却早已铺天盖地。11月11日,AS仙阁在KPL的谢幕战,无痕卸下了所有压力,挂着最开心、最放松的笑容,2-0轻取GK。走到赛后采访间,见到我,他问的第一句话就是:“预选赛什么时候开打?”这个不经意的问题,击碎了外界所有的担心与猜忌。 从2015年12月第一次下载内测中的《王者荣耀》开始,他平凡而又波澜不惊的生活里便多了悲欢与激情。玩三个月就拿下了第一个线上比赛的冠军;成为职业选手的第一年就获得了KPL联赛的第一个冠军,习惯了被针对、被包夹,却又能无数次地在战队落后的时候找到扭转乾坤的关键点,而如今,他必须要面对的将是预选赛的大浪淘沙。 他不善言辞,却用最朴实的话语说着:“进了仙阁我才有机会来到这里(职业赛场),也没有到特别绝望的时候,还是想陪这支队伍一直走下去。”

悲情降级的冠军 无痕:还没到最绝望的时刻

“我只是话少” 采访前,仙阁俱乐部的小伙伴提醒我,要准备好各种话题和他“尬聊”了,印象中的无痕话不多,任何时候被镜头扫到都是面无表情、处变不惊的样子,像一座没办法融化的“冰山”。无痕有一段赛后采访视频在微博上被传得很火,木讷的无痕直勾勾地盯着镜头全程没有看一眼采访中的主持人Gini。 面对连珠炮似的问题时,无痕的回答,多半是“不知道”、“是”、“嗯”、“还好啊”、“没有吧”,类似的尴尬让无痕多少感到无奈,毕竟他过了二十年这样的生活,不善言辞甚至成为了他的标签。 无痕的家在江西抚州,小的时候,家里的家教就很严,也没有什么机会接触电脑和游戏,“只是偶尔偷偷去网吧。”无痕从小就偏科,数理化很好,但语文和英语经常不及格,对于表达情感一类的学科,他自认没什么天赋。高考时,他的分数不错,填报志愿时选了家乡井冈山大学的通信工程学。 大一时的第一个寒假,无痕第一次下载了还在测试中的《王者荣耀》,在这款游戏之前,他的最爱并非MOBA竞技游戏,而是另外一款卡牌养成游戏。没觉得这款游戏有多复杂的无痕,渐渐在王者峡谷的竞争里如鱼得水,成为了身边同学公认的“玩得最好的那一个”。 2016年2月,一个偶然的机会,无痕和网上认识的辰鬼、屿秋等几个人一起参加了非官方的线上争霸赛,在全队没开语音的情况下,硬是压倒性地拿下了冠军,全队一共拿到了2000块钱的奖金,“那会儿网络差,开了语音操作就卡了,加上我们几个也都不爱说话,打比赛全靠个人意识。” 2016年4月,无痕和几个队友们来到了辰鬼的大学所在的城市,厦门,参加“QGC大师赛”,在机场和熟悉的队员们第一次相见的时候,无痕还记得当时的紧张感,“有点像见网友,还挺紧张的,想不起来是谁先搭的话,但应该不是我,我多少有点儿内向,在大学里不太会交朋友,认生。”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