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叫他大师,达芬奇,拉斐尔……加图索却说这个贱人

2017-11-09 23:20:36 李建国

中国人叫他大师,达芬奇,拉斐尔……加图索却说这个贱人

皮尔洛退了。

临别赠言,像他的球风一样飘逸。他说,此生踢球的日子差不多足够,足球并不是能参加到50岁的运动。他38岁,是时候给年轻人腾出位置了。

在中文世界里,他们称呼他为“大师”,球场上的米开朗琪罗、达芬奇、拉斐尔,帕瓦诺蒂,帕格尼尼……他能用脚拉小提琴。但凡是个脚法细腻的球星,中国人通常都会这样贴标签,一如那些叫诺贝尔的瓷砖,叫维多利亚的洗浴中心一样,有时甚至令人恶心。

克鲁伊夫说,足球是简单的,最难的是踢简单的足球。皮尔洛也是,在那些莽撞人中间,他踢的也是简单的足球。仅此而已。

中国人叫他大师,达芬奇,拉斐尔……加图索却说这个贱人

他是马桶上的思考者。他的自传叫《我思故我踢》(I Think Therefore I Play)。他的足球说葡萄牙语。更精确地讲,灵感来自:安东尼奥-奥古斯托-里贝罗-里斯-儒尼奥尔,他的通俗名字叫小儒尼尼奥。

皮尔洛说,“他就像一名乐队指挥,完美控制皮球上下运动的轨迹,而他的双脚就像是那支指挥棒。”后来的一天,当他坐在马桶上思考,终于灵光一闪,终于明白儒尼尼奥任意球的关键:并不在于接触皮球的部位,而在于你如何对皮球进行发力。小儒尼尼奥只使用了3根脚趾来接触皮革,而不是我们通常想的整个脚尖。

由此,他登堂入室,成为欧足联“改变世界足球历史的20人”之一。还有谄媚者说,他在用上帝视角看球场。

中国人喜欢封神,皮尔洛的挚友、打手、保镖、艺术家身边的狼狗——加图索,可不这样认为。加图索说:“你们别看他长了一张天使的脸,实际上他是个贱人。”

在皮尔洛的自传里,有大量章节在描述,他如何联合队友捉弄加图索。有一次在米兰内洛吃饭时,加图索把手机遗忘在了餐桌上,结果艺术大师拿起我的电话给加利亚尼和布拉伊达发了短信,竟然把加图索的妹妹‘推销’给了他们。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