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蹭跑”马拉松:可能要负法律责任哟!

2017-10-12 18:28:59 立法网

编者按

前段时间,令人惋惜的“马拉松替跑者猝死案”的舆情还未消散,很快,又有眼尖的网友发现,在9月23日的“成都国际马拉松”比赛中,在央视镜头下秀恩爱的马拉松情侣可能是“套牌蹭跑”;此前在9月17日的“北京马拉松”赛场,也有人被发现“明目张胆”地蹭跑,其中,三名男选手甚至同时佩戴D0198号码布合影,并合影公然发布上网上。事后,“北马”官方回应:3位佩戴同一号码布的跑友不仅被组委会“强烈谴责”,而且随时有可能被追究法律责任。 

“蹭跑”马拉松:可能要负法律责任哟!

9月21日,福建省厦门市海沧区人民法院就国内首例马拉松“替跑者”猝死索赔案做出一审判决:驳回死者家属要求赛事方与转让名额者予以赔偿的诉讼请求,厦马海沧半马赛事方与转让参赛名额者李某均无须承担责任,替跑者吴某为自己行为负全部责任。 周云涛律师对于这一判决结果,作了进一步解读。他认为,从三个层面上分析,替跑者吴某都要为自己行为负全部责任。 其一,马拉松作为高强度、高负荷的体育项目,从自然规律角度就具有高风险的特点。换句话说,无论前提条件为何,参与者都有猝死的风险。

“蹭跑”马拉松:可能要负法律责任哟!

其二,马拉松赛事组织方只存在告诫提示赛事风险、对每一个正常报名选手进行初步评估和筛选的义务,并不存在严格审核的义务――“主办方和跑者并不存在合同关系,也没有从跑者身上中获取商业利益,因此在提前广而告之马拉松风险的情况下,没有义务对跑者的猝死负责。” 其三,替跑者是年满18岁,完全具备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对这项运动可能发生的风险应当有合理的预判。这是其个人义务,与赛事方和其他人无关。“让出参赛名额者,没有审查替跑者的义务,而他也没有用诱导和劝导的方式直接导致替跑者的行为。既然是替跑者自己的选择,风险应当由他自己承担。” 马拉松长跑是国际上非常普及的长跑比赛项目,全程距离26英里385码,折合为42.195公里,分全程马拉松、半程马拉松和四分马拉松三种,以全程马拉松比赛最为普及。自1896年首届“奥运会”后,马拉松赛在世界各地广泛举行。 时至今日,马拉松已经不再只是局限于体育赛事,它与“全民健身”的理念不谋而合,已经逐渐成为一种大众化的运动,人人都可以参加,锻炼毅力和体能,尤其是最近几年,马拉松因为国内的长跑爱好者数量骤增而受到大众热捧。 除此之外,马拉松也在一定程度上被商业化,成为企业和商家形象宣传的“香饽饽”,那么时下汇集“万千宠爱”的马拉松,何以频频被爆出问题?“替跑”和“蹭跑”等行为到底又触犯了什么法律?他们又会被追究怎样的法律责任呢?

 

“蹭跑”马拉松:可能要负法律责任哟!

根据中国田径协会公布的数据可以看到,全国今年共有30多项马拉松(包括半程马拉松)赛事,比往年有所增加,但即便如此,还是无法满足日益膨胀的跑友需求,几乎每个比赛的可参与人数都无法满足报名者的需求。在这样的情况下,“蹭跑族”就应运而生了。 “蹭跑”很容易理解,指的就是在没有参赛资格的情况下,设法混入马拉松选手中间参与比赛。由于马拉松赛事赛段长、参赛人数多,这就给“蹭跑者”提供了空间。 很多人都觉得,马拉松“蹭跑”并“无伤大雅”,更谈不上“行为恶劣”,但其实这些“蹭跑族”会影响马拉松参赛选手的权益甚至占用参赛选手应享有的资源,因为马拉松一路上是有补给站的,饮用水、功能性饮料、能量胶甚至香蕉、面包、海鲜、炒米饭等食品,目的就是给参赛选手补充水分盐分和能量的,但如果出现大量蹭跑者的话,就会大大压缩原本为参赛选手准备的“补给”,这对正式参赛选手来说当然不公平,关键是如果因为得不到“补给”而给选手带来伤害甚至生命危险,那又该怎么办呢?

为你推荐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