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资深体育媒体人娓娓道来:董路是真懂足球?还是瞎咧咧蒙事儿?

2017-10-10 12:54:34 老冰子

我(邱彼岸,辽沈晚报体育部主任,资深体育媒体人)和董路相识于2000年的昆明,初次见面是在滇池路上的电信宾馆。当时,米卢刚刚受聘成为中国国家队主教练,开始率队冲击2002年韩日世界杯,全中国负责国足战线报道的足球记者,大多数住在这家宾馆,那里俨然成为一座与国足脉搏同步跃动的足记之家。

听资深体育媒体人娓娓道来:董路是真懂足球?还是瞎咧咧蒙事儿?

因为各种投缘,我和大我7岁的董路几乎是以“一拍即合”的节奏萌生了友谊。接下来,在2000年底到2002年底大概差不多两年的时间里,我和董路成为基本没怎么分开过的固定室友。从昆明到上海,从西安到北京,从马尔代夫到柬埔寨,从卡塔尔到阿联酋,从广州到沈阳,从澳门到韩国……米卢的国家队在哪,我们就在哪,不管在哪,我们俩都住一个房间,我们完整见证了中国男足唯一一次进入世界杯正赛圈的全部历程。

日久见真性,日久见人心。董路与足球之间的关系,我把我的亲见亲闻,简单罗列概括几条。他是不是“很懂足球”,大家自行品咂。

听资深体育媒体人娓娓道来:董路是真懂足球?还是瞎咧咧蒙事儿?

角色1:北京工业大学校队主力前锋,狂热的足球爱好者

董路年少时,是北京工业大学校足球队的主力前锋,9号球衣、9号位、纯9号风格。奔跑速度和脚下速率都很快,门前包抄抢点意识极佳,作风硬朗,拼杀骁勇,刀山球从未退怯过,泥土场地就常常下地滑铲。懂不懂球这个话题暂不探讨,但最起码,他是热爱足球的。热爱程度应该是超越很多很多的人。

角色2:专业且勤奋的足球记者,号称“传真机写手”!

近十年来的董路,约莫是可以称作是一个“杂家”。他除了用文字来坚持书写对足球的思考,还做了综艺类电视节目主持人,还去德云社说过相声,还组建了“老歌老友乐队”做了差不多有百场演出。他还参与过影视剧的拍摄,并且长期担任视频网站的驻站足球解说。但是十年前,足球是董路唯一浸淫其中的主干工作。他在保持着为自己供职的平面媒体提供每日近万字的足球报道之余,还被十几家媒体特约为专栏写手,同时他还见缝插针的完成了几部足球题材的文学书籍的写作和出版。对于足球,董路最大的表态是“勤奋”,相比于同年龄段的李承鹏、张晓舟、黄健翔等齐名足球媒体大咖而言,董路的成品量要高出他们十倍不止。

听资深体育媒体人娓娓道来:董路是真懂足球?还是瞎咧咧蒙事儿?

在采访米卢国家队的世预赛和世界杯征程时,董路还是国内八千足记中仅存的三两个“传真机写手”之一。那时,他不会用电脑,无论出差到哪都在行李箱里带着一捆碳素笔、几本大稿纸和一部传真机。他的一切作品,都是手写,然后发传真回自家报社或其他报社。但是随着新浪网等门户网站的强势崛起,新媒体时代不可阻挡的来临了。董路却比所有早已背着笔记本电脑采访的年轻后进们,有了更决绝的拥抱新平台的信念与行动。他一边缓慢的学习着电脑打字,一边与新浪体育先建立起了“电话联线、口播报道”的快播模式。许多平面媒体都被董路的口播报道,掐死了独家性、鲜活性和即时性的端口。尔后,学会了使用电脑的董路,在博客时代到来时,凭借着一股狠劲连续两年一天不落的更新着博客文章,点击量和影响力双超当时的博客女王徐静蕾,成为新浪博客的头把大牌;接下来进入微博时代,董路又率先迁移阵地,在微博上尽兴舞袖,将微博的几乎所有职能和属性都挖掘运用的淋漓尽致,终于以800万粉丝的关注度,再度成为首批网络大V;而随后的移动互联时代,董路又赶在了“直播”的第一波潮头,连续一年进行每次超过一个小时的直播,自己命名为“发车”。每趟车,平均都有超过一千万次的观看量,董路的“车友”远超张继科的“迷妹”。

为你推荐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